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她給的蜜糖

更新時間:2019-07-10 18:11:03

她給的蜜糖 連載中

她給的蜜糖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貓塢 分類:耽美文 主角:許靳念禾

《她給的蜜糖》是貓塢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許靳念禾,內容主要講述:簡介:正文已完結。番外不定期掉落。【女主性格非沖動型,一切劇情均為作者安排,主角需要,不喜點叉】重生之后,念禾的人生規劃很簡單。一,金榜題名做狀元。二,不再喜歡許靳。后來,人生很愉快。上一世被欺負,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給的蜜糖 她給的蜜糖第22章 免費試讀

向覃是下了早自習才想起來找張馨心要運動會項目名單,張馨心看著老師一時沒反應過來,“我給過了啊。”

“是嗎?那估計是我沒找到,你放哪了啊。”向覃問。

她哪知道放哪了啊。張馨心不想說是沈立青幫忙送去的,于是便說:“老師我先把東西收拾一下,一會兒去辦公室給你找。”

“好,不急,大課間來也行。”

向覃剛走,沈立青就回來了。張馨心抓住她,“名單你送辦公室了嗎?”

“送了啊。”沈立青把多買的飲料放在張馨心桌子上,“怎么了?”

“老師沒找到啊,你告訴我放哪了,大課間我去找。”

“就桌子上,我怕掉還拿筆筒壓住了,反正就在桌子上,估計他隨手夾書里忘了吧。”沈立青毫不在意地說完,神神秘秘地壓低聲音,“我聽說一件事,你想不想聽。”

張馨心確定沈立青交了名單,心就放下了,她坐回座位上,不太上心地問:“又是什么八卦?”

沈立青笑了,她悄悄瞥了四周一眼,湊近說:“關于許靳的。”

張馨心一頓,收了散漫的心,她下意識看了眼許靳。

許靳這會兒后背靠在張銘宗桌子上,兩只手臂手肘反壓在張銘宗桌子上,整個人微微后仰。

這樣的姿勢顯得他更加灑脫。

張馨心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側臉,他唇角的笑明顯,不知道說了什么,引的念禾拿筆敲了下他的桌子。

許靳挑眉,猛地湊近,他貼著念禾的耳朵,說話時笑得輕佻,眼睛卻在放光。

張馨心看到念禾耳朵突然紅了,很生氣地推開許靳。

許靳也不怒,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巧克力放在念禾桌子上,念禾不要,他強行抓著她的手,把巧克力塞她掌心里。

兩個人光明正大地“調’情”行為舉止曖’昧十分。更讓人嫉妒的是,許靳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心甘情愿。

張馨心看的眼睛泛紅,握著筆的手漸漸發力,幾乎要把筆桿攥斷。

“馨心?”沈立青在張馨心眼前揮了揮手,“你聽不聽啊。”

許靳家里有錢有勢,張馨心家里也不差,更何況她家就她一個獨女,全家上下把她當掌上明珠捧著,她打死也不可能承認自己愿意為了一個男人屈尊。

于是便故作不在意地說:“聽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沈立青說的時候聲音更低,生怕被別人聽去。

當然最主要還是早上許靳教訓別人時給她留下了陰影,萬一被許靳聽到了,估計也會毫不留情地罵她長舌婦。

“許靳媽,是個瘋子。”沈立青聯想到傳說中許靳的所作所為,憑空打了個寒顫,她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腦子有病,知道吧?太嚇人了,你說是不是會遺傳啊,許靳脾氣爛成那樣,別不是也…”

無聲勝有聲。

這個事情其實以前上初中就有人傳過,但是據說后來許靳把第一個傳流言的人打個半死,后來誰提他揍誰,下手一點也不客氣,甚至連老師都打。

再后來,漸漸就沒人敢提了。

張馨心之所以對這件事情印象深刻,是因為她親眼見過那種血腥的畫面。

下著暴雨,許靳像一頭失了心智的惡狼,他一拳一拳地往那個人身上砸。地上血流不止,圍觀的人雖然不多,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攔。

也是那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帥到那種程度。

天地之間,唯他最狂妄。

“我覺得以后還是躲著他好。”沈立青撇了眼許靳,看戲似的說,“那白蓮花還以為她同桌多帥多呢,哪天死他手里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張馨心一把抓住沈立青的手,把沈立青嚇了一跳,“我的媽,你嚇死我了。”

張馨心好心提醒,“以后這些話不要亂說。”

“知道啦,我才不會傻到去惹一個瘋子呢。”沈立青說完笑嘻嘻地給張馨心看她新買的化妝刷,“毛超級軟,上色也非常好,等你生日我送你一套。”

張馨心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大課間數學課下課,數學老師讓姚佳去辦公室拿上次交的作業,姚佳一邊吐槽老師不找數學課代表,一邊往辦公室走。

走的時候還不高興,回來就一臉興奮。

“誒誒誒,最新最新。”姚佳趴在桌子上說,“剛剛在辦公室聽到班主任說運動會參賽名單丟了,正要調攝像頭呢。”

念禾本來準備趴桌子上睡會兒,聽到這話一頓,手邊的筆滾到了地上。

一直滾到許靳腳下。

許靳挑了挑眉,彎腰撿起來遞給念禾。

念禾心不在焉,接筆的時候心思全在姚佳身上。

不經意間,一只手鉆進自己掌心。

溫度適宜,隱約能感受到一些骨頭。

她一怔,低頭,發現自己握住了許靳的手。

忙不迭抬頭,對上許靳含笑的眼睛。

“故意的吧?占我便宜?”說這話時表情一點沒有被占便宜的意思。

念禾連忙松開手。

張銘宗長長嘆了口氣,已經習慣了許少崩人設的日常,“你倆差不多得了,撒狗糧還定期啊。”

許少嗤笑一聲,沒反駁。

姚佳推開張銘宗,“別打岔,聽我說啊。”

張銘宗擺出“您請”的手勢。

姚佳說:“名單是沈立青交的,張馨心和向大哥找了半天沒找到,張馨心才說是沈立青交的,沈立青去辦公室也沒找到,但她說自己交了,向老師準備去調監控了。”

“屁大點事。”張銘宗吐槽。

“嗯…說起來也是,屁大點事。”姚佳摸了摸下巴,“不過向大哥一向很重視學生的素質,估計是怕誰有心毀掉了吧。”

這時許靳慢悠悠插了一句:“學校攝像頭只在上課時間開。”

“那不是廢話嗎!放學了,學校沒一個人,開攝像頭照鬼啊。”張銘宗說。

許靳輕笑一聲,瞥了念禾一眼,“誰知道呢。”

念禾的心跳終于慢下來,她悄悄松了口氣。

許靳撐著腦袋,不動聲色地打量她。

柔和的陽光里,她低垂著眸,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斂著,眼瞼處落了淺淺一層陰影。

光落在她唇上,光澤飽滿,她的唇色亮了幾分。

少女小小一張臉,五官輕描淡寫得溫柔,毫無攻擊力。

至于這溫柔底下是什么…

許靳緩緩提唇,笑了。

快上課的時候,沈立青和張馨心匆匆回到教室,對于憑空消失的名單,兩個人都是一頭霧水。

晚自習向覃在班里說了下名單丟失的事情,“現在只能重新登記了,我說一個項目,報名的都舉手,我隨手寫上就好了。”

班上一陣有氣無力,“…好。”

“籃球賽的,舉手。”向覃抬頭,看到許靳也舉手很驚訝,“許靳也參加了啊,好好加油啊。”

許靳一臉不感興趣地放下手。

“短跑接力的都有誰?”

“八百米呢?”

“跳高跳遠的。”

“集體跳大繩這個項目女生最好參與一下。”

記得差不多時,向覃忽然提到念禾:“念禾,你什么都沒報嗎?”

念禾抬頭,不好意思地笑笑,“沒有,我體育不太好。”

“還是要鍛煉一下,要不報個集體跳繩?你們女孩子不都喜歡這種蹦蹦跳跳的?”

旁邊許靳嗤一聲笑了,張銘宗也沒忍住,“老師,蹦蹦跳跳那是兔子好嗎?”

念禾低下了頭,聽到許靳用他們倆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是挺像兔子的。”

念禾瞪了他一眼。

她佯裝很生氣的樣子,在許靳眼里也不過是小貓發威,一臉奶兇。

許靳忍俊不禁,別開臉笑得更加放肆。

最后念禾還是報了集體跳繩,也算參與了集體活動。

“三千米…三千米…嗯?女生的三千米沒人報嗎?”向覃看了一圈,沒人舉手,“張馨心,原本登記的是誰?”

張馨心還沒來得及說話,許靳就慢悠悠地說:“誰沒來就是誰唄。”

眾人一聽有道理啊,現在老師直接點名,項目原本是滿的,現在卻少個名額,那肯定是少的那個人不在啊。

眾人看去,停在空著的沈立青座位上。

“哦,還真是沈立青啊。”向覃也看到了,他笑著搖頭,“你們這些小孩子啊,報個名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說沈立青遞交名單時怎么在名單上添了個名字,搞了半天添的是自己的名字啊。”

他說著把沈立青名字填在三千米的空欄處。

等沈立青從廁所回來,聽到這個當場臉白了,她不可思議地看著張馨心,“什么?”

張馨心思前想后,覺得向老師說得有道理,“你也是的,想參加就說唄,還偷偷加什么名字。”

沈立青臉更白了,“我…不是…我那是…”

百口莫辯。

這場面,念禾太熟悉了。

上輩子,沈立青偷偷在名單上寫上她的名字,當時公布名單時,她完全傻眼。

她想拒絕,卻被沈立青打斷。

沈立青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好啦,大家會給你加油的。你既然報了名,肯定是有能力的,一定要拿個第一名回來哦。”

班上所有人都一臉贊同,連向老師也是。

念禾百口莫辯。

就像此時此刻的沈立青。

晚上,念禾做了個夢,夢里回到了上輩子的運動會現場。

哪天太陽很大,風是燙的,她像趕鴨子上架一般站在跑道口。

qiang聲響起,她咬著牙跑出去。

她本來就身體不好,沒跑幾步遠臉就慘白。可她始終咬緊牙關,不愿意放棄。

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話,她迎著風,雙腿仿佛灌了鉛。

她被那些人甩了一圈又一圈,她看著沒有終點的跑道,視線漸漸變得模糊。

直到滿臉汗水的倒在地上。

沒有想象中的疼痛,她好像被一個人拽進了懷里,她摸到了他的手腕。

那人皮膚很涼,手腕清瘦,腕骨清晰。

迷迷糊糊之間,她睜開眼睛,無法聚焦的視線里,她看到一雙黑色的眼睛里。

那雙眼睛里,存著無限柔情。

仿佛藏了一整片星河。

運動會參賽名單確定下來,整個學校進入備塞狀態。

下午放學,念禾剛吃完飯便被姚佳拉去操場,“集體跳繩考驗的是團結和默契,這些是要培養的。”

她說什么念禾應什么,只是念禾剛吃完飯,還沒休息一下就開始劇烈運動,沒一會兒就開始胃疼。

姚佳看念禾臉上全是汗,擔心的要命,“要不要先去醫務室啊,哎喲,你是林妹妹托生的吧。”

念禾笑了笑,擺擺手,往旁邊休息椅處走,“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姚佳看她虛弱的好像一陣風就能刮倒一樣,實在不放心,“你在這等著,我去醫務室給你拿點藥。”

姚佳做事風風火火,簡單交代兩句便跑了。

念禾彎著腰,很難受。她頭發被汗水打濕,成綹地貼在臉上。

黑色的頭發,白如雪的肌膚。

對比相當明顯。

“走,練球去。”張銘宗推著季晨走。

許靳在后面慢悠悠跟著,興趣不大。

季晨諷刺,“你是練球還是逃課?”

“都有,雙贏!”張銘宗吼。

跑到操場,張銘宗很快和高二高三打成一片,季晨也參與其中。

只有許靳,一個人靠在一棵樹上,安靜地抽煙。

他一個人的時候,周圍氣場很冷,沒有人敢上前搭話。

抽完一根煙,風吹散了煙霧。

許靳不經意看到一處,隨即瞇起眼睛,邁開長腿走過去。

怕有些人屏蔽作話,就在免費章一下。

明天白天不更啦,晚上零點入V。

評論25字,紅包,隨機。

這幾天應該每章都有紅包掉落,金額很大,五百起跳,也許更大。

可能之后還會有別的操作,比如正文結尾抽取一部分放在作話里,可以減少你們的花費。

最主要還是感謝你們的支持。

鞠躬。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飞艇的技巧跟算法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