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白月如衣

更新時間:2019-07-10 18:11:03

白月如衣 已完結

白月如衣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溫戲 分類:耽美文 主角:白翌喬月如湛

小說主人公是白翌喬月如湛的小說叫《白月如衣》,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溫戲創作的耽美小說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白翌喬已經被綁在這里三天三夜了。他武功盡失。驪山一代宗師,如今淪為他人的階下囚。“白喬。”清冷的聲音在他的面前響起。他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魔頭,冷峻嗜血,無情無義。但此刻站在略顯茫然的人面前,竟慢慢紅了眼...展開

本書標簽: 搞笑小說 言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白月如衣 第十一章 風起云涌(二) 免費試讀

掌門選任大會即將開始。可這時,花夢戲那邊卻傳來,夢琴樓樓主近日腹痛難忍,恐怕不能及時參與選任大會,可否將大會推遲幾日。

有些敵對的人冷嘲熱諷道:“花小妹從小到大可從沒出過什么狀況,怎么時至今日在關鍵時候掉鏈子?”

“大會怎么可能因她一人之故就有所耽擱,既然趕不上就交出選舉的權利吧。”

“果然是外邊撿回來的野丫頭,就算練就了這個能耐也沒那個命!”

也有膽小的警告同伴:“別多嘴了,花夢戲現在可不是我們能欺負的小丫頭了,現在的她聽到這些話,還不撕爛你的嘴!”

“就是就是,整天一副穿衣粉黛的樣子,心比誰都狠,當初來的時候就覺得不是塊善茬!”

“喂喂!你怎么也跟著說上了!隔墻有耳!”

三日后,選舉大會如期舉行,花夢戲坐在席上,臉色有些蒼白,但是眼神中的凌厲卻更加咄咄逼人。

“各位!”一個伶因弟子上前主持。

“今有幸請到各派前來參加伶因派掌門選任大會實屬伶因之榮光。可惜先任掌門死于非命,至今仍未查出兇手。但伶因不可一日無主,今天我們就是希望在各派的下,給伶因選出最合適的當家人選。”說完便行一禮,“拜托各位掌門和同修了。”

場內一片安靜。

主席臺上坐著花夢戲、冥檸、白狐和薩多娜四人,周圍還有一些小勢力,但夠不上占據一角的小頭目。

今天的冥檸用了真面目,只不過蒙了一層面紗,若隱若現著精致的臉龐。薩多娜的風格一向妖艷,畫著濃重的眼妝,巴掌大的臉上畫著一朵鮮艷的鮮花,眼神里說不盡的魅惑。花夢戲還是穿著粉**嫩的衣裙,與她的年齡合適的緊。

白狐自然不用說,仿佛墮入塵世的仙子,一舉一動都令人垂服。只不過眼神有意無意的總是瞟向與她隔著一位的花夢戲,眼睛里有種讀不懂的情緒。

主持過了一會兒又繼續發話:“驪山一派是我們公認的最有實力和威嚴的一派。先前已有多位掌門成仙隱退,不如我們就請驪山掌門白掌門先發言。”

白翌喬一身白衣,拿著茶杯的手沒有任何停動,放下杯子走向主席臺。

“六大門派相聚伶因,并是為施與壓力。眾位必望伶因能順選掌門,給伶因一條光明正途。至于選取方法和標準,希望伶因廣開言路,公平公正。”白翌喬的聲音帶著一股清涼,像少年音。但是其中的分量卻令人不敢忽視。他沒有給出實質性的意見,也不會給出實質性的意見。七大門派唯驪山馬首是瞻,一旦白翌喬有所傾向,就幾乎等同于。

“我推薦白狐。”靜寂的場上忽然冒出一個聲音。

這是還清門的一位長老。她此來一是帶著小輩,怕她們壓不住場,而是減輕掌門的壓力。

“我推薦冥檸。”另一個反對的聲音出現。說話的人是昭化的掌門人,他身著陰陽八卦的道服,留著兩綹山羊須,帶著一股不滿的笑意轉向還清門,“明長老,這世人皆知還清門人如其派,一清二白。可你也不能要求這世人都像你們一樣過于素凈。白狐雖好,可幾乎不出世,光有個清白的面容怎么能當的了掌門呢?”

這位明長老心性極好,不緊不慢的說道:“那可否請單掌門跟大家講講您為何推薦冥檸姑娘?”

“這冥檸姑娘身價清白,而且把她掌管的芳琴樓的井井有條,無一不服。伶因掌門的選取本意就是要選擇一位者,冥檸再合適不過。”

此時,又有宛南的弟子說道:“弟子斗膽,敢問單掌門,您口中的冥檸姑娘既然可任掌門之位,可您是否見過她的真實面容?”

單掌門微笑的臉上一滯。

那人又繼續講到:“既然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就算再有能耐也只不過是適合不受拘束。她既然習慣于穿梭普通的人群之中,又怎么能為伶因坐鎮呢?”

單掌門正色道:“今非昔比,如果冥檸姑娘能當上掌門,我相信她不會把整個伶因丟在身后而自行行樂。再言,冥檸姑娘并不是游戲人間,反而是個非常靠譜的人。”

“還是花夢戲比較好!”百余的人從席間站了起來,“花夢戲年紀雖小,可悟性極高哦,而且是前掌門的關門弟子,備受寵愛,如果不是前掌門突遭橫禍,想必也是要把掌門傳給花小妹的。”

花夢戲放在腿上的規矩的手忽然一顫。

“各位。”冥檸忽然開口。

“各位來的都是名門正派,我們四個姐妹也在現場聆聽。各位所支持的有所不同無可厚非,但請尊重當事人,我們在此,各位又何必一褒一貶,捧高踩低呢。”冥檸的聲音很清冷,恰好能聽出那一絲不快,卻不會讓人感覺到失禮。

那位宛南的弟子聽得渾身一涼,不敢再言語。忌憚的向他的掌門投去目光,掌門的臉色不太好看,“今日花夢戲身體抱恙,自不能比武定奪。身在修行之道,有不可全憑文采。也只好詢問各派的意見,加上伶因自身的調和,方得始終。如有失言之處,還請各位姑娘見諒。”

冥檸道:“宛南掌門客氣。”

此時花夢戲說話,語氣十分虛弱:“各位舟車勞頓,又日理萬機,不可為小女子耽擱時日。是我花夢戲命中無緣,在如此重要的日子突然。各位修人不必為我爭論不休,傷了和氣。既然以往都是比武選任,那么這次,伶因也當如此。我身體有恙,放棄選掌門的資格。”

此話一出,席間大為震驚。

薩多娜玩著自己頭發的手指停滯了一下,發出一聲不被人察覺的輕蔑的笑。鮮紅的指甲拂過自己的卷發。

“不可!”有人立馬出來反對。

夢琴樓的都齊齊跪在花夢戲身下,請求主人三思。

“花夢戲是一樓之主,手下也有眾多弟子,也曾深受前掌門重用,怎可因為一點意外就輕易地失去評選掌門的資格!”

“并非所有選任掌門的方式都包括比武,四位姑身手我們不會質疑,我們可選別的方式選出掌門!”

“對!不然前任掌門在天之靈,必會為這個她最喜愛的關門弟子感到遺憾!”

“白掌門,你說句話吧。”

被點到名的白翌喬抬起眸子,思考了片刻,說道:“不如,請各位姑娘用七日的時間去調查前掌門的死因。查清者為勝。”

“可是,萬一這查不清楚怎么辦?伶因掌門的死,眾弟子們一定都有奮力追查,可是卻從未有過頭緒。”荀明派的掌門人荀探小心翼翼地。

白翌喬從容的說道:“七日之后,想必花樓主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如果到時沒有優勝者,再比武不遲。”

有道理。

在場的人紛紛贊同。

花夢戲的眉頭卻皺了一下。

昨日。

三日前,各位掌門的會議......

單掌門:“白掌門,我們在前來此地的路途上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創傷。看來是有人故意而為之。”

明長老:“不錯,若不是我陪掌門一同來此,還清門怕是有好幾個跟隨來歷練的弟子都要折在此地。白掌門,我看你也受了些內傷。”

白翌喬暗暗驚嘆明長老的細心,他也沒有打算掩飾:“這次前來伶因,的確比我想象的還要兇險。不過,我心中的已然有一計,不知各位可否一聽。”

荀探:“那是自然,白掌門但說無妨......”

白翌喬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應該防的是前掌門的小弟子,花夢戲。”

......

......

......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飞艇的技巧跟算法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