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職場 > 我在東北那些年

更新時間:2019-09-11 15:26:42

我在東北那些年 連載中

我在東北那些年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那血 分類:職場 主角:馮斌林如月

主角叫馮斌林如月的小說叫《我在東北那些年》,本小說的作者是那血創作的職場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這是一個計劃經濟時代,經濟很不景氣,大學生畢業找工作成了老大難問題。馮斌大學畢業也后,應父母要求回到東北沈河區創業。在回家的路上,馮斌邂逅了楊陽美女。后來,在表哥的幫助下,馮斌在一家商場找到了工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在東北那些年 第19章 彼此的未來 免費試讀

馮雪寒輕輕地點了點頭。

當晚,周帥借口到外面買煙,在樓下給張博文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里,周帥說自己沒錢,沒辦法跟他合作辦學。張博文再次給他解釋,他找周帥合作,并不是讓他出錢,只不過是因為當年他跟周帥的父親合作,如今周帥的父親不想參與這個事,但是周帥對于學校的方面,自然是明白一些的,有周帥參與,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還可以給他少許股份。

聽了張博文的解釋,周帥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盡管他想照顧到馮雪寒的心情,可是這個機會無疑是天上掉餡餅。這也是因為當年張博文跟他的父親合作過,所以這個機會如今才會輪到他的頭上。

最終,周帥跟張博文私下約定了時間,見面詳談。他已經決定,暫時瞞著身邊這個深愛著自己的女人,等事情有了進展,相信她會理解的,因為他這樣做,都是為了他們的未來。

周帥回到家,看到馮雪寒正坐在床上翻看一本相冊,周帥湊了過去,看到一張照片。那是馮雪寒和祥符音樂專修學校的其他五位室友在長城上的一張合照,而這張照片正是周帥給她們拍的。

“還是收起來吧。”周帥平靜地說。

馮雪寒合上相冊,抬起頭深深嘆了一口氣,她的眼圈發紅,聲音哽咽著說:“我真的很想她們。”

“都過去這么多年了,總想著那件事是不行的,我很擔心你的狀態。”周帥說。

幾天之后,周帥在一家茶社見到了張博文,他走進去的時候,張博文正在一邊喝茶,一邊打著電話。周帥跟張博文打了招呼,張博文朝著周帥擺了擺手,示意對方入座。過不多時,張博文就掛掉了電話,轉而對周帥說:“是辦學的合作方,資源非常豐富,能給我們請到中戲和北影的老師。”

周帥聽著張博文的侃侃而談,越來越興奮。

“對了小周,考慮得怎么樣?”張博文。

原本周帥已經對此滿懷希望,但是他不想讓張博文看出他的底牌,不想讓自己最后陷入到被動局面,于是心平氣和地說:“張校長,上次您跟我說了個大概,您把這個項目具體跟我說說。”

張博文對周帥的態度很滿意,先是給周帥遞了一支煙,說道:“這個合伙人跟我一樣,以前也辦過學校,不過不太成功,最后干黃了。”

“教育行業不好做呀。”周帥嘆息著說。

“小周,這你可真說錯了,教育行業將來是國家最重視的行業,但是分怎么做,誰來做。我不客氣地說,當年祥符音樂專修學校從經營方面來說,那是非常成功的,無論是生源還是師資力量,那在民辦教育機構都算是首屈一指的。”張博文驕傲地說。

“是呀,只不過學校這種機構,除非別出事,只要出事就一發不可收拾,尤其是北京這種地兒,能來這地方上學的,大多數都是有點底子的家庭,出了事,家長可不會妥協。”周帥想起了當年那件事。

“放心吧,這次不一樣,我已經好了一個順義的大老板,他在順義有個帶院子的樓,以前是公司的辦公樓,還有個廠方。我親自去看過,那建筑質量沒得說,包括樓內的管線鋪設,我都詳細問了,一點問題都沒有。”

“那個地方現在閑置著嗎?”周帥。

“閑了兩年了,那老板很想用那個地方做點正經事。我就給他出了個主意,做影視學校,他那個廠方正好可以當作攝影棚。”張博文自信滿滿地說。

“您說能請到中戲和北影的老師?”周帥仍然有些懷疑。

“就是我剛才打電話的那個人,他姓黃,以后你會見到這個人,我們都管他叫黃總,這人認識很多中戲和北影的老師,但是他辦學的那幾年,把錢全扔里了,現在除了人脈什么也沒有。”

“那這個人可信嗎?”周帥略顯擔憂。

“小周,如果人家既有人脈,又有錢,那還輪到咱們什么事,咱們的優勢就是經營啊,畢竟以前有過成功案例。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沒有他,我自己也有資源,只不過我不想擔那么多風險,至于你,我也不想讓你擔風險,所以你根本不用出錢,出人就行。”

周帥覺得張博文這幾句話說得在理,首先張博文一定是先找到他的父親,父親無心插手此事,但是卻將他打算辦班的想法告訴了張博文,所以張博文才找到他。一方面,張博文顧及他父親的面子,不會坑他。另一方面,張博文勢單力薄,也需要他這樣一位知根知底的自己人。

“那我以什么身份參與進去。”周帥好奇地問。

“你做后勤部主任,整個后勤歸你管,股份等我跟那兩個合伙人商量一下再告訴你,只不過我得提前跟你打個招呼,你占的股份可能不多,你看行嗎?”張博文說到實際利益時,表情便嚴肅起來,等待著周帥的反應。

周帥早已在心里同意了張博文的方案,但依然低著頭想了片刻,說道:“可以,張校長,畢竟咱也不出錢,經驗也不足,很多方面還是得您親自操心,不過后勤方面您放心,畢竟我本在祥符音樂專修學校讀書,對那套后勤體制應該算是很清楚。”

張博文聽了周帥的話,心里的石頭放下了,隨即眉開眼笑地說:“小周,聽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說實話,這事讓我挺為難,一方面我作為長輩和合伙人,又是你父親的老朋友,不能讓你虧著,但要是太偏向你,又怕另外那兩個人不干,現在我放心了。”

“您放心吧,咱們這邊一切都好商量。”周帥補充一句,他覺得張博文這下可以放心了。

兩人又閑聊了一時半會兒。周帥從中了解到,原來張博文在祥符音樂專修學校被強制停辦之后,曾經有幾年到外地去闖蕩。像張博文這樣的北京坐地戶,他多少是知道一點的。他們身在首都,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國家發展,首都先行,張博文看準了教育產業在北京的巨大前景,于是便也投身進去。可是張博文不像那些不斷涌入首都的有才干的人,也吃不了人家那種睡在地鐵站和馬路邊的苦,只能靠拉關系,找人脈,借助時代的洪流,在這個大市場里分一杯羹。就像那些挖國家墻角的生意人,說他們有本事,這低三下四拉關系的本事著實不能讓人打心里佩服。說他們沒本事,可是如今金錢又成了衡量一個人是否有本事的標準。在如今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他也只能隨波逐流。

晚上,周帥把這個充滿希望的告訴了馮雪寒。這許多年,他和馮雪寒朝夕相處,床頭吵架床尾和,已經養成了一種遇到任何事情都愿意跟她的習慣,所以他更希望馮雪寒能夠理解他,支持他。兩個人的關系不是夫妻,卻勝似夫妻。周帥雖然是北京當地人,卻也從小被送到祥符音樂專修學校,他跟馮雪寒不同,因為父親的關系,他在祥符音樂專修學校的學費是全免的。有時候他會感慨,他和馮雪寒的相識緣于父親的一次貪小便宜。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想的。”周帥嘆了口氣,“我今天跟張校長談得挺好,我覺得這件事成功的幾率很大,可是我心里想的卻是我們倆能夠一起參與進去,這樣豈不是更好。”

“那這樣好了,你先跟著張校長,看看他們這個學校到底怎么樣,如果形式真的是一片大好,到時候你再跟張校長提起我,看看我能夠幫你做什么。”

“雪寒,你是不是對我沒信心,不愿參與啊?”

“當然不是,你想哪去了,我只是覺得張校長那人可比你經驗豐富,你剛開始跟人家合作,既然人家沒提,你還是先不要先入為主比較好。”

周帥想了想,覺得馮雪寒的話有道理,事情還沒成,他倒是真把自己當成老板了。周帥性格單純,沒有想太多,猜不出馮雪寒的真實想法。

馮雪寒之所以不愿意參與進去,首先是對張博文沒有足夠的信任。此外,她是個性格獨立的女人,倘若如先前計劃的那樣,她和周帥從一個小小的補習班開始做起,那么再苦再累,她都能夠堅持。可是周帥得到的這個機會太突然,太容易了,竟然使馮雪寒不屑參與。她覺得如果好運氣來得快,去得也一定快。在這個人人向往橫財的年代,馮雪寒的這種想法,沒準會被當作一種幼稚。可是這個女人自從來到北京,每一步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忽然讓她轉變思想,她難以接受。

周帥白天忙著與張博文主動接洽。馮雪寒則很想知道弟弟目前的狀況,便在頭一天晚上跟弟弟約定了時間,第二天自己來到了花園路。當她找到弟弟所住的那間地下室時,發現大門敞開,弟弟正蜷縮在那張小桌子旁邊,認真地寫著什么。

“真沒想到,你的適應能力倒是挺強的。”馮雪寒倚著門框,笑呵呵地說。

“姐,你來啦。”馮斌放下手中的筆,“咱們去吃飯吧。”

“你在寫什么。”馮雪寒興致勃勃地走到馮斌身邊,走進去才意識到,這空間簡直讓人喘不過氣。

“姐,我在寫檢討。”馮斌神秘兮兮地說。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飞艇的技巧跟算法分享